• 离婚协议书
  • 购房合同
  • 买卖合同
  • 劳动合同
  • 销售合同
  • 转让协议
  • 广告合同
  • 合同书
  • 合同格式
  • 采购合同
  • 合同法
  • 借款合同
  • 合作协议
  • 购销合同
  • 劳务合同
  • 房屋租赁合同
  • 施工合同
  • 装修合同
  • 工程合同
  • 物业管理合同
  • 担保合同
  • 代理合同
  • 承包合同
  • 设计合同
  • 加工合同
  • 委托书
  • 赠与合同
  • 居间合同
  • 供货合同
  • 运输合同
  • 聘用合同
  • 用工合同
  • 合伙协议
  • 股权转让协议
  • 融资租赁合同
  • 委托书范本
  • 招标书
  • 集体合同
  • 合同范本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必发娱乐 > 写作资料 > 合同 > 运输合同 >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被告保险公司

    2017-02-17  必发娱乐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篇一: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篇一: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津执字第251号

    执行通知书

    杨孟科:

    你与杨金山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津市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津民一初字第14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未能按照法律文书规定的期限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权利人已向本院申请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限你在收到本通知书后三日内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即你追加赔付杨金山6000元,并承担本案执行申请费50元。逾期,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特此通知。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篇二:陆xx诉盘xx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陆xx诉盘xx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融民一初字第2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陆xx,男。

    委托代理人胡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盘xx,男。

    委托代理人韦某,融水苗族自治县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陆xx与被告盘xx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12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莫毅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黄祖伟担任记录。原告陆xx及其委托代理人胡旗浩、被告盘xx的委托代理人韦世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陆xx诉称:2011年4月2日原告与家人等从融水返家,时值被告揽客,经过讨价还价,双方达成车价后,原告及家人等七人搭乘被告驾驶的桂bta958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返家。途中13时10分许,车辆行驶至省道638线17 km+30m路段时,与对向驶来的由梁某驾驶的桂b02-60505“玉动”牌多功能拖拉机碰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原告等人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被送到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诊断为:1、颈5、6脱位并右侧横突,椎板骨折;2、颈髓损伤并截瘫。原告在融水县医院治疗4天后转往柳州市工人医院治疗,至2011年6月30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脊髓损伤(asia c、c4); c5、6椎体骨折,c7-t4椎体挫伤;脑震荡;面部挫裂伤清创缝合术后,顶部头皮下血肿。在工人医院原告住院治疗85天,花去治疗费63524.93元,期间梁波支付了医疗费4.5万元。2011年10月31日原告伤情经柳州市明桂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构成ⅲ(三)级伤残;伤残护理依赖二级(大部分护理依赖)。原告认为,原告乘坐被告驾驶的小型客车,双方形成了客运合同,被告应当将原告安全地送达目的地,但是原告在乘坐途中遭受人身伤害,依法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特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8525元、伤残依赖护理费141216元,合计159741元。

    原告陆xx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1、融水县公安局水公交认字[2011]第007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融水县人民医院病历本;3、融水县人民医院出院记录;

    4、融水县人民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5、柳州市工人医院住院病历;6、柳州市工人医院出院记录;7、柳州市工人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8、柳州市医疗卫生住院医疗费收费收据四张;9、

    明桂司法鉴定中心[2011]残鉴字第658号伤残鉴定意见书;10、明桂司法鉴定中心

    [2011]临证鉴字第87号书证审查鉴定意见书。

    被告盘xx辩称:1、医疗费是重复诉请,梁某已付7.5万元,被告盘xx已付1.2万元,保险公司已付2500元;2、伤残依赖护理费计算过高,应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大部份不能自理的按40%计算。

    被告盘xx对其主张提供的证据有:1、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1)融民一初字第362号民事调解书;2、吴清伟的收条二张;3、董克宁的收条二张。

    经过开庭质证,被告盘xx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7、9-10没有异议。对证据8有异议,认为证据8是真实的,但没有用药清单,不能证明是否是这次受伤所支出的医疗费。本院经审核认为:当事人对证据1-7、9-10无异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8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且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2没有异议。对证据1、3有异议,认为证据1是真实的,但不能证明被告主张梁波支付的医疗费3万元不包括在梁波已支付的医疗费4.5万元内;证据3董克宁写的收条二张共收取7000元不清楚。本院经审核认为:当事人对证据2无异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1是真实的,但被告用来证明其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证据3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且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综合全案证据及庭审笔录,本院确定以下法律事实:2011年4月2日9时许,原告陆xx与被告盘xx经协商双方达成协议,双方约定:被告盘xx用小客车将原告陆xx从融水运送到同练,票价为35元,到达同练时支付票款。双方达协议后,原告等七人搭乘被告驾驶的桂bta958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由融水往同练行驶,13时10分许当车辆行驶至省道638线17 km+30m路段时,与对向驶来的由梁某驾驶的桂b02-60505号“玉动”牌多功能拖拉机发生碰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原告等人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被送到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治疗,4天后转往柳州市工人医院住院治疗,至2011年6月30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脊髓损伤(asia c、c4); c5、6椎体骨折,c7-t4椎体挫伤;脑震荡;面部挫裂伤清创缝合术后,顶部头皮下血肿。在柳州市工人医院原告共住院治疗85天,花去治疗费63525.73元,到原告起诉时梁波共支付医疗费

    4.5万元,被告盘xx共支付医疗费1.2万元。2011年10月31日原告伤情经柳州市明桂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构成ⅲ(三)级伤残;构成二级护理。

    本院认为:原告乘坐被告驾驶的小型客车,双方形成了旅客运输合同,被告作为承运人有义务按照约定将原告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但是原告在乘车途中遭受人身伤害,依照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前款规定适用于按照规定免票、持优待票或者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因此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对原告受到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8525元,由于被告已支付医疗费12000元,应予以扣减,因此本院支持6525元;要求被告赔偿伤残依赖护理费141216元,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原告医疗费是重复诉请,因无合法有效的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伤残依赖护理费计算应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大部份不能自理的按40%计算,因原告不是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因此被告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二条和《最人民法院必发娱乐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人身损害护理依赖程度评定》附录b第一款b)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盘xx赔偿给原告陆xx医疗费6525元;

    二、被告盘xx赔偿给原告陆xx伤残依赖护理费141216元。

    案件受理费3495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1747.50元,由被告盘xx负担。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的最后一日起一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莫 毅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黄祖伟篇三:原告郭某诉被告某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原告郭某诉被告某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9)长民一(民)初字第2492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郭某,住某省某市某村某号某室。

    被告某有限公司,住所地某市某区某大道某号。

    法定代表人刘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住某市某区某路某号。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郭某诉被告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于2009年5月27日起诉来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陈芸独任审理。后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某,被告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某、李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郭某诉称,其于2009年3月19日乘坐被告××××航班从太原武宿机场始发至上海某机?7尚型局校么烤凰桓娉宋裨毕蚵每吞峁袷保γ课宦每驮ぐ笆称访姘恢唬藓税吮υ婧涂罩胁透饕缓小?、必发娱乐面包。(1)被告供应原告的面包标明的生产厂商是某食品有限公司,标注的是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许可证编号,但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许可证已于2009年3月18日注销。(2)某食品有限公司无卫生许可证。(3)某食品有限公司所有的资产都于2008年8月29日卖给了某食品有限公司。(4)某食品有限公司在2008年10月8日已经成立清算组,同年10月28日在某市场导报刊登了注销公告,根据公司法规定不得开展清算以外的其他经营活动。(5)某食品有限公司已于2008年9月1日开始停产,不再进行经营活动,该面包实际是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但生产单位没有取得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6)某有限公司没有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某食品有限公司市场部门领取了食品生产经营许可证,但市场部是没有税务登记的。(7)实际是某食品有限公司没有取得生产经营许可,而使用了某食品有限公司已经注销的生产许可证编号,标注了虚假的生产单位的名称,即某食品有限公司。未标明委托单位某有限公司的名称和地址。生产单位某食品有限公司未在某省质监局备案,委托单位某有限公司未在某市质监局备案。2、必发娱乐餐盒。餐盒内的食品名称没有标在醒目位置;无配料清单,也没有将餐盒内的米或菜进行标明;无净含量,盒饭的重量没有标识;生产单位某食品有限公司的名称地址没有标明,未标明委托单位某有限公司的名称和地址;标明了生产日期但不规范,在日期前未写明“生产日期”四个字;未标明保质期或保存期。未标明产品的执行标准号。3、必发娱乐饮用水。委托单位某有限公司未标明名称地址;某有限公司是委托单位,与生产单位(某酿酒饮料有限公司)没有分别在某市和某省质监局备案;未标识执

    行标准的年号。4、必发娱乐无核八宝枣。生产单位某食品有限公司没有在某省质监局备案,某有限公司没有在某市质监局备案。无核八宝枣是专供某有限公司使用的,因为食品包装盒上有某有限公司的标记,故某有限公司作为委托单位应当标注名称和地址,但包装盒上却没有标明。审理中,经本院释明,原告同意在本案中选择处理2009年3月19日的航空旅客运输合同,以被告存在故意欺诈行为,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九条要求双倍赔偿2009年3月19日的机票款人民币1,200元。原告同时表示,对于其他六次航空旅客运输合同中被告存在欺诈行为的诉请,请法院酌情考虑处理。

    被告某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主张欺诈的理由不成立。之前一直向被告提供航空食品的生产企业为某食品有限公司,由于改制重组为某食品有限公司存在过渡期,尚未取得卫生许可证,但由于不能停止对作为航空公司的被告方面包的供应,因此在过渡期由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面包。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面包的包装标示有误属于工作中的失误;餐盒不是预包装食品,必须通过加热后才能给乘客食用,属于集体送餐标准,不适用原告提出的规范要求;饮用水非委托生产也非专供包销,所以无需备案亦无需标明委托单位名称和地址,没有标执行标准的年号是事实,但系根据国家要求的标准标注;无核八宝枣不是委托生产专供包销的产品,无需备案亦无需标明委托单位名称和地址。故被告行为的性质并不构成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上的故意告知消费者虚假情况,有意进行欺骗,故请求法院判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1、2009年3月19日,原告以600元价格购买机票乘坐被告某有限公司的××××次航班从太原始发至上海某机?7尚型局校

    桓嫦蛟

    秃小⑽藓税吮υ娓饕缓小?2、某食品有限公司于1996年9月12日成立,住所为某市某区某机场,经营范围涉及“航空食品的生产;航空配餐及机上供应品、航空有关的地面供应食品服务,糖酒、副食零售;机上用品的清洗、配送服务??”营业期限自1996年9月12日至2010年12月31日;2008年3月13日,某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核发了该公司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沙龙电游产品称为糕点(烘烤类、月饼),检验方式为自行检验,有效期至2011年3月12日,该件于2009年3月收回;2008年6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某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向该公司核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口岸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卫生许可证,经营范围为“航空食品生产、航空配餐及机上供应品、航空有关的地面供应食品服务、糖酒、副食零售;机上用品的清晰(洗)、配送服务”,有效期至2009年6月10日止。

    3、某食品有限公司市场部于2007年2月2日成立,经营范围“加工销售糕点、面包。??”2007年1月18日,由某市卫生局核发食品卫生许可证,许可范围“加工销售糕点、面包”,有效期限2007年1月18日至2011年1月17日。2009年7月,某市卫生局注明该件已收回销毁。

    4、2008年10月28日,某食品有限公司刊登注销公告,主要内容为“根据2008年10月8日上级主管部门文件决议,拟向登记机关申请注销某食品有限公司??原某食品有限公司的所有业务全部转由某食品有限公司经营。??”

    5、某食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7月4日成立,住所为某市某区某路某号某机?>段昂娇帐称返纳缓娇张洳图盎瞎┯ζ贰⒑娇沼泄氐牡孛婀┯κ称贩瘢惶蔷啤⒏笔南郏换嫌闷返场⑸⒆笆称贰⒃ぐ笆称罚ǖ案狻⒚姘谙拮?008年7月4日至2018年12月31日。2009年3月23日,某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核发了该公司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沙龙电游产品称为糕点(烘烤类糕点、月饼),检验方式为自行检验,有效期至2012年3月22日;2008年6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某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向该公司核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口岸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卫生许可证,经营范围为“航空食品生产;航空配餐及机上供应品、航空有关的地面供应食品服务、糖酒、副食零售;机上用品的清洗、配送服务”,有效期至2009年6月29日止。

    6、某食品有限公司市场部于2008年12月3日成立,经营范围“加工销售糕点、面包、裱花

    食品;经营散装食品、冷冻(藏)食品、预包装食品(保健食品、酒、饮料)??”2008年12月2日,由某市卫生局核发该市场部食品卫生许可证,许可范围“加工销售糕点、面包、裱花食品、经营散装食品、冷冻(藏)食品、预包装食品(保健食品、酒、饮料)”,有效期限2008年12月2日至2012年12月1日。

    7、2008年6月19日,某有限公司食品投资有限公司,出具《必发娱乐重组“某食品有限公司”为“某食品有限公司”的通知》,内容主要为“??根据某有限公司食品投资有限公司二00八年初股东会暨第某届董事会第某次会议决议,并经某有限公司食品投资有限公司与某分公司协商一致,将某食品有限公司重组为某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徐某,经营范围及地址不变。望你公司收文后尽快办理卫生许可证、工商、税务变更登记手续。”2008年7月16日,某食品有限公司(甲方)与某食品有限公司(乙方)达成《企业兼并重组协议》,协议内容为“??五、兼并重组期间公司涉及到食品生产许可证(某证)管理的面包、蛋糕类产品的生产由乙方生产供应,直至甲方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某证)”。2008年8月29日,某食品有限公司(甲方)与某食品有限公司(乙方)、某实业总公司(某有限公司投资方、丙方)签署《资产收购协议》一份,约定三方同意,自2008年9月1日起,甲方的所有业务将划归乙方所有。2008年10月8日,某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了清算小组,并在清算小组会议纪要中有“四、某(即某食品有限公司)与外部协作单位的购销协议全部转签于某(即某食品有限公司);某与某的企业并购协议继续履行执行”。

    8、某有限公司与某市某有限公司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订立供应合同及补充协议,有效期自2006年5月1日至2009年4月30日,由某市某有限公司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提供杯水。

    9、2008年8月19日,某食品有限公司(甲方)与某实业有限公司(乙方)签订某无核八宝枣、某酥脆枣的产品购销及合作协议,合同约定甲方同意乙方在其开发的“18克包装的无核八宝枣产品”和“10克包装的酥脆枣产品”包装袋上印制“某文化体验之旅”、“欢迎乘坐中国某有限公司航班”字样及某徽,通过乙方自销该产品途径,以大力宣传甲方“某文化体验之旅”活动和某品牌;乙方提供“某”牌无核八宝枣、酥脆枣产品,供甲方在某航班上使用,进一步扩大乙方企业产品品牌的知名度。合同有效期两年。

    庭审中,原告自认本案所涉航空餐食均未食用。

    上述事实,除原、被告陈述自认外,另有照片、注销公告、营业执照、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口岸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卫生许可证、食品卫生许可证、《必发娱乐重组“某食品有限公司”为“某食品有限公司”的通知》、《企业兼并重组协议》、《资产收购协议》、《必发娱乐成立某食品有限公司清算小组的通知》、《某食品有限公司清算小组会议记要》、供应合同及补充协议、产品购销及合作协议等证据予以证明。

    篇二: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个人案例2篇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个人案例2篇

    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运输合同包括:客运合同、货运合同、多式联运合同。今天小编要与大家分享的是:2篇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相关个人案例,具体内容如下,欢迎阅读和参考!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个人案例篇一:

    四平市梨树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原告乔X凤与被告陈X男、陈X生、张X林、张X伟赔偿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张X山、武X松,被告陈X男、委托代理人刘X戈,被告张X林、委托代理人李X涛、被告张X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X生经传票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乔X凤诉称,1999年3月13日上午10时,乘坐被告张X林驾驶的客车从三家子去石岭镇,行至耿老大岭时,由于客车未安装防滑链,超载车轮打滑,不能继续上坡行驶,草率地中途停车,在没有观望道上行车的情况下,便打开车门要乘客下车减载,我被迫下车,不料被对面开来的货车撞伤,货车司机是陈X男。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汽车旅客运输规则》第七条"旅客运输过程中发生下列情况,均由运方承担责任:(1)因客车技术状况或装备的问题,造成旅客人身伤害及行包损坏,灭失的。(2)因驾驶员违章行驶或操作造成人身伤害及行包损坏、灭失的。......(6)由于运方原因发生的其他问题。"根据以上规章规定,我买票乘车,被告运方张X林具有法定的保证乘客安全的义务。其不按规范要求安装防滑装备,超载以及途中停车且逼迫我下车是造成我人身损害的主要原因。被告张X林对于我的人身损害有过错,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应赔偿我医药费等各项费用75109.01元,陈X男负连带责任。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陈X男辩称,被告张X林的违章行为是造成原告乔X凤受伤的主要原因,应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就该点我同意原告的诉讼主张,在本起事故中,原告自身也有一定的过错,依法也应承担相应的次要责任,我在本起事故中也应承担相应的次要责任,但原告要求我负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我对原告提出的医疗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

    护理费、鉴定费等项费用没异议,但其提出的伤残补助费、误工费、交通费、二次手术费数额过高,不符合法律规定。我已实际支付给原告8400元,依法应从我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中扣除。

    被告陈X生未到庭亦未进行答辩。

    被告张X林辩称,我与原告的伤害后果之间不存在法定的因果关系,不存在任何过错,故依法不应当成为本案的被告,更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原告为了让我承担赔偿责任,将一个非常规范的交通肇事案件,硬性改变定性为运输合同纠纷,毫无根据地随意编造谎言,不顾客观事实,是经不起推敲,是站不脚的。原告在诉讼中把陈X男列为共同被告这无疑是对的,但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则毫无法律根据,综上我在本案中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

    被告张X伟辩称,原告所写的诉状前后矛盾,我的车是从孟家岭到石岭子而不是从三家子到石岭子,我们没有要求乘客下车,而是原告自己下车了望不慎而被撞的。

    在开庭审理时,原被告为证实各自的主张或辩解,分别宣读了有关书证,双方对原告乔X凤的伤是被被告陈X男的车撞后所致,对这一事实和被告陈X男给付原告乔X凤药费8400元及原告乔X凤的伤是构成八级伤残没有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二被告对四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责任认定有异议。双方诉讼争议的焦点主要为:1.该起事故是属于道路交通事故赔偿还是属于旅客运输合同纠纷?2.被告陈X男、张X林在本起事故中各应承担多大责任?是否应负连带责任?3.原告乔X凤是否有责任?现根据双方的请求和确认的案件事实,针对双方争议的焦点,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本案是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而不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案

    2008-11-08法律快车|作者:未知 1152人看过

    原告乔X凤是从被告张X林驾驶的客车上下来后,横过行车道时被被告陈X男驾驶的货车撞伤的。这起事故是车辆驾驶人员陈X男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的行为造成的,因此,被告陈X男、张X林应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二、本案各方的过错及各自应承担的责任

    被告陈X男驾驶的无牌照、且驱动轮未安装防滑链的大型货车,在冰雪路面上以20—3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下坡时即已发现大客车正在下滑而未采取措施停车,撞伤从客车上下来的原告乔X凤,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第三十六条第(四)项及《吉林省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应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即70%的责任。

    被告张X林驾驶的大客车,由于驱动轮未安装防滑链致使上岭时下滑,其行为违反了《吉林省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应负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即20%的责任。

    原告乔X凤下车后,因其鞋掉了而坐在公路上穿鞋,横过行车道时没有注意来往车辆,其行为违反了《吉林省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五十八条第(二)项、第五十九条第(十)项的规定,应负本起事故次要责任,即10%的责任。

    不采信四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

    三、二被告的违章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对原告提出的赔偿要求应根据各自承担的赔偿责任,予以分担

    1999年3月13日上午10时左右,原告乔X凤乘坐被告张X林驾驶的从孟家岭开往石岭子客车,当车行驶到耿老大岭时,因路滑客车上坡时下滑,客车停下后,原告乔X

    凤下车时被从坡上下来的被告陈X男驾驶的货车撞伤,被梨树县交通警察大队评定为八级伤残,在诉讼过程中,被告陈X男申请重新鉴定经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鉴定为八级伤残。原告乔X凤住院治疗129天,花去医药费24509.36元,鉴定费300元,被告陈X男申请重新鉴定原告乔X凤垫付鉴定费144.8元,对原告乔X凤要求被告陈X男、张X林赔偿医药费、伤残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交通费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被告陈X生、张X伟系货车和客车的车主应负连带责任。

    四、原告乔X凤提出的要求被告陈X男、张X林赔偿二次手术费用,因无据可依,本院不予支持。待原告乔X凤二次手术后另行告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X男赔偿原告乔X凤医药费24509.36元,住×××,误工费1290元,护理费1000元,鉴定费300元,交通费500元,伤残补助费33524.88元,合计63059.24元的70%计44141.47元,再加上申请重新鉴定费144.8元,扣除先行给付8400元,实际赔偿原告乔X凤35886.27元。被告陈X生负连带责任。

    二、被告张X林赔偿原告乔X凤医药费24509.36元,住×××,误工费1290元,护理费1000元,鉴定费300元,交通费500元,伤残补助费 33524.88元,合计63059.24元的20%计12611.85元,被告张X伟负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乔X凤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用3000元,原告乔X凤负担300元,被告陈X男负担2100元,被告张X林负担6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个人案例篇二: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一审

    原告李向丽,女,生于1987年。

    委托代理人韩旭升,禹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许昌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XX,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田广旭,该公司法律事务部职工。

    委托代理人刘玉民,河南世纪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向丽诉被告许昌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里公司)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09年6月9 日起诉,同日本院决定受理。本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09年11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向丽及其委托代理人韩旭升,被告委托代理人田广旭、刘玉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篇三:公路运输合同纠纷

    篇一: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津执字第251号

    执行通知书

    杨孟科:

    你与杨金山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津市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津民一初字第14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未能按照法律文书规定的期限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权利人已向本院申请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限你在收到本通知书后三日内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即你追加赔付杨金山6000元,并承担本案执行申请费50元。逾期,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特此通知。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篇二:某某公司诉某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某某公司诉某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浦民二(商)初字第647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xx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xx座。

    法定代表人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xx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xx室。

    法定代表人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xx,上海xx有限公司员工。

    原告上海xx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xx有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2月5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士钧独任审判,于同年3月1日、3月9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代理人xx、被告代理人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xx有限公司诉称,2008年10月27日,原告委托被告运输白胡椒粉,共计375千克,15件,收货单位为xx有限公司,该白胡椒粉单价为26元/千克,总价为9,750元(币种为人民币,下同)。该批货物系被告至原告处提货,按惯例,该货物应在三天左右送达到广州,但xx有限公司并未收到该批货物,故原告也未能收到9,750元的货款。原告多次和被告进行协商,但被告至今不愿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货款损失9,750元。

    原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7年10月27日xx货运单1张,号码为3642331,内容为:收货人为xx/xx//020-61214898//广东广州xx号,货物名称为食品,包装为纸箱,件数15件,重量375kg,体积0.8m3,费率0.7,运输保险价值nvd,运费263元,送货费60元,保险费用0元,其他费用4元,合计327元(欠款),提货点嘉忠物流中心a栋29-30档。证明原告委托被告运输货物;

    2、送货清单1张,日期为2008年10月27日,证明货运单上的食品为白胡椒粉,数量为375kg,单价26元;

    3、xx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协议,证明xx有限公司要求原告购货白胡椒粉500kg,因原告

    货物不足,故只送了375kg,单价为26元;

    4、发票1张,付款方为原告,证明原告所购白胡椒颗粒的单价为27.60元,和原告主张的胡椒粉单价26元对应;

    5、客户对账单1张,证明原告的员工xx于2008年11月14日签字认可运费共计7,794元,其中单据号为3642331的货运单也在内,该张货运单的运费为327元;

    6、物流货运单25张,证明和对账单是对应的,被告使用的货运单是蓝色的;

    7、支票存根1张,出票日期为2008年11月27日,内容为:收款人上海xx,金额为7,794元。用途为货运费(10月份),证明原告已支付给被告10月的货运费;

    8、号码为00439667的发票1张,金额为7,794元,证明原告10月的运输费已经支付,其中包括了本案的这单货物的运费。

    被告上海xx有限公司辩称,原、被告之间存在长期的运输关系,但这次货物的货运单不是被告方的,被告方的货运单不是蓝色,是白色的。且上面写的是食品,无法证明送的是白胡椒粉,所以不同意赔偿原告货物损失9,750元。即使是存在这张货运单,但原告的货物没有投保,原告知道投保和不投保的收费和赔偿标准是不同的,原告选择了不投保,应视为赔偿已经和被告达成合意,按照货运单上的第2条,不投保货物按照运费的2到5倍赔偿。 被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xx货运单5张,日期均为2009年,证明被告的货运单是白色的;

    2、托运书5张,日期均为2008年,证明原告和被告长期存在运输关系,每次托运货物都有托运书的,且这些托运书都是原告的员工书写的,原告委托被告运输货物都是投保的,应该知道投保和不投保的后果,如果有这一单货物,应该按照货运单第2条赔偿;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不是被告方的货运单,被告方的货运单为白色;对于证据2、3、4,认为和本案没有关联性,无法证明送的是白胡椒粉;对于证据5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没有被告的签章;对于证据6真实性不予认可,上面无被告的签章,认为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的运输关系;对于证据7,认为不清楚是否收到,必发娱乐此点,本院告知被告三日内书面答复法庭,如逾期未答复,视为已经收到;对于证据8,认为发票盖章的是广东xx有限公司,和被告无关,原告则认为这是被告的内部操作问题,实际运输人是被告。原告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1中的货运单均系2009年之后的,不能证明2008年10月前的货运单也是白色的。另货运单上的免责条款是格式条款,被告也没有提请原告的注意,故免责条款是无效的,原告投不投保不能免除被告的赔偿责任,因被告的行为造成原告的损失,被告应赔偿原告的全部损失。

    本院认为,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7支票存根,被告到期未提供书面的答复,故视为被告已收取支票上的金额。被告提供的证据1货运单均系2009年后,故不能证明其在2009年前所用货运单系白色,而据此否定原告提供的货运单的真实性。同时原告提供的证据6货运单与证据5客户对帐单以及证据7支票存根之间可相互印证,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大于被告所提供的证据,故本院确认上述证据的证明力。

    基于上述证据及原、被告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2008年10月27日,原告委托被告运输货物,被告于同日出具货运单,单据号码为3642331,内容为:收货人为xx/xx//020-61214898//广东广州转从化经济技术开发区龙洞路9号,货物名称为食品,包装为纸箱,件数15件,重量375kg,体积0.8m3,费率0.7,运输保险价值nvd,运费263元,送货费60元,保险费用0元,其他费用4元,合计327元(欠款),提货点嘉忠物流中心a栋29-30档。下附注意事项,其中第2项内容为托运货物必须参加投保,如不投保出现货物损坏、短少、灭失、污染、变质时,由托运人自负;未投保的,赔偿金额是受损货物运费的2-5倍。2008年11月14日原告员工xx在被告传真给原告的客户对帐单上签字认可欠被告运费7,794元,其中单据号为3642331的货运单也包括在内,该单据运费金额为327元。2008

    年11月27日,原告出具支票一张,收款人上海xx,金额7,794元,用途货运费(10月份)。广东xx有限公司出具金额为7,794元的发票一张。2010年2月5日,原告以收货人未收到货物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货款损失9,750元。

    本院认为,本院确认原、被告双方就本案的货物存在运输关系,被告作为承运人,应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灭失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双方均表示,长期存在运输关系,而每份货运单均印有注意事项,原告作为被告的长期客户,对此应了解,故对于货物灭失的赔偿,应按照货运单上的约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十一条、第三百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xx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xx有限公司货物损失1,635元。

    如果被告上海xx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为25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负担(已交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周士钧

    书 记 员 邹君贤篇三: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判决书

    四 川 省 简 阳 市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0)简阳民初字第2303号

    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花照壁上横街175号1幢1楼21号。

    法定代表人:周焕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谷栋,四川高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君,四川高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开祥,男,汉族,1975年11月07日出生,简阳市人,住四川省简阳市三合镇马骡村6组3号。身份证号码:511027197511074398。

    委托代理人:陈恒伦,四川得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互助里65号。 法定代表人:张志杰,经理。

    委托代理人:罗林,男,汉族,1969年11月11日出生,住重庆市沙坪坝区柑子村13号4-1,身份证号码:510212196911113836。

    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长寿区长寿路134号。 负责人:王国忠,经理。委托代理人:罗林,男,汉族,1969年11月11日出生,住重庆市沙坪坝区柑子村13号4-1,身份证号码:510212196911113836。

    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诉被告陈开祥、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11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焕云及其委托代理人谷栋、被告陈开祥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恒伦、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和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罗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诉称:2010年3月12日,原被告签订货物运输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将一批货物运到柳州市。2010年3月14日,被告陈开祥驾驶渝b87910大货车(该车登记为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所有)运输该批货物,在运输途中因货车

    侧翻,导致货物严重受损,因三被告未依法赔偿,故诉讼来院,请求三被告赔偿损失67528.78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陈开祥辩称:货车侧翻,导致货物受损是事实,但侧翻的原因是原告托运的货物过多和超高超宽;原告的损失也没有诉请中的那么多,有待证据证明,原告还有部分运费没有支付。该合同的主体是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被告陈开祥只是经办人。损失应该由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赔偿。

    被告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和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共同答辩称:本案的实际承运人是陈开祥,渝b87910货车虽然登记在公司名下,但系被告陈开祥挂靠公司,该车实际车主为李仕蓉,李仕蓉私下把车转让给了陈开祥。公司非实际车辆所有权人,也未取得运营利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公司未签订运输合同,也未实际履行合同,不是适格被告,公司不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同时,该运输合同上无公司的盖章,只有被告陈开祥的签名,因此,运输合同对公司无任何约束力。从合同的签订,到合同的履行,完全是实际控制车辆人员的个人行为,如果要赔偿,也应由被告陈开祥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12日,被告陈开祥作为乙方(承运方)以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名义与甲方即本案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托运方)签定一份货物运输合同。该合同约定,货物从成都运到柳州市交付甲方指定单位查收,乙方负责把货物安全运到目的地,如发生行车事故,丢失、货损、货差等情况,乙方必须按保值价的100%价赔付甲方。2010年3月14日,被告陈开祥驾驶着承运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托运货物的渝b87910货车(该车印有飞云公司相关标志),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宜柳高速公路上发生交通事故,经清点,被告陈开祥签字确认货物损失有离合器壳体(赔偿单价175元/件)损坏178件、丢失2件,轴承箱(赔偿单价147元/件)损坏35件,后壳体(赔偿单价198元/件)损坏2件,变速箱体(赔偿单价169元/件)损坏137件,包装纸箱(赔偿单价4.5元/个)损坏600个,共计人民币62894元,另有西门子124箱(12件/箱)发回厂家检测后定损。原告成都杨发货运公司、被告陈开祥、被告重庆飞云汽车运输公司、被告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对货物损害赔偿问题协商不成,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于2010年11月26日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三被告赔偿损失67528.78元。

    另查明,渝b87910汽车行驶证登记的所有人系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道路运输证上业户主名称是重庆市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该车原系李仕蓉挂靠该公司,2009年12月14日李仕蓉转让给陈开祥,后陈开祥向公司交纳了相关费用,2010年5月18日,陈开祥将车转让给陈天明(系陈开祥父亲),陈天明与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签订了挂靠合同。(上述转让均在飞云公司内部进行,不变更行驶证和道路运输证上的名称)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货物运输合同、渝b87910机动车行驶证、道路运输证、机动车查询记录、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及分公司工商注册信息、货损统计单、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公路管理局桂河路简罚(2010)a2578号交通行政当场处罚决定书、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编号4502001055935596号处罚决定书、高速公路管理局责令车辆停驶通知书、事故现场车辆照片、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提交的李仕蓉身份证复印件及复印件上书写的的证明等经庭审质证、认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陈开祥持所有人是重庆飞云汽车运输公司长寿分公司的渝b87910车辆的机动车行驶证和道路运输证与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签订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原告有理由相信渝b87910车辆的所有人是重庆飞云汽车运输公司长寿分公司,该运输合同的承运方为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且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将车辆行驶证、道路运输证等交给陈开祥及准许渝b87910车辆登记在其分公司名下的行为,是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对实际车主陈开祥以其公司名义进行运输经营行为的授权。在运营过程中,实际车主陈开祥驾驶印有飞云公司标志的车辆,持有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相关证件以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

    限公司名义和托运方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签订运输合同的行为,应视为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行为。重庆飞云汽车运输公司长寿分公司未按合同的约定将原告成都杨发货运有限公司托运的货物安全送往目的地,已构成违约,因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的法律责任由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承担,故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故对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承运人为陈开祥,公司不是承运人,公司不承担法律责任的辩称,法院不予采信。被告陈开祥作为实际承运人对涉案运输合同享有重要的运营利益,也应对涉案货物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陈开祥辩称原告成都杨发货运公司办理货物运输时明知车辆超载,原告对损失的发生负有责任,但被告陈开祥作为车辆驾驶专业人员和实际承运人,明知车辆超载却违章装载导致事故发生,对货物损失负有重要责任,故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被告陈开祥、被告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被告重庆飞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赔偿损失,理由正当,法院予以支持。对原告提交证据中损失为离合器壳体、轴承箱、后壳体、变速箱体、包装纸箱共计为62894元部分,虽然被告陈开祥只认可数量,不认可赔偿单价,但在该货损统计单上有被告陈开祥的签名,且

    篇四: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

    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

    运输合同的客体是指承运人将一定的货物或旅客到约定的地点的运输行为,以下是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的:交通运输合同纠纷相关案例分析。内容仅供参考,欢迎阅读!

    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一

    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在托运蔬菜时因遭受损失诉冷藏商运公司货物运输合同案

    案情

    原、被告于2000年2月23日口头商定:由被告承运海南产之蔬菜(油豆角)3500公斤;终点站为黑龙江省大庆市让湖路车站。商定的当天原告将3500公斤蔬菜交给被告承运,还交了7741元给被告之经办人李某。被告的经办人李某收到该款后出示收款收据,被告也按约定将3500公斤蔬菜(油豆角)运往大庆。2000年3月8日该批蔬菜到达终点站时,经哈尔滨市齐齐哈尔分局让湖路车站检查发现集装箱后面调温室无门锁,可自由开启,调温室内温度控制箱箱门开启,冷板温度显示表和箱内温度显示表失灵,调温机不工作;3月9日交付时开启箱内见绿水流出,竹筐装豆角96箱,全部腐烂变黑。油豆角当时在大庆市的价格为每公斤10—12元。

    2000年4月21日,原告以冷藏商运公司为被告,向海口市某法院提起诉讼,称:2000年2月23日,我要求被告用保温冷藏箱发运海南产蔬菜(油豆角)3500公斤。我依照约定向被告交纳310吨冷藏箱租费1500元、车费1800元、冷藏费400元、铁路运输费4041元,共计人民币7741元,而且于当日将所运蔬菜交给被告指定的冷藏仓库。后经铁路部门检验发现所运蔬菜全部腐烂。由于被告的过失,没有尽到谨慎运输之责,致使冷藏箱后面温室内温度控制箱箱门开启,冷板温度显示表和箱内显示表失灵,调温工作机不工作,造成我的经济损失498099.2元(包括运费7741元在内),现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损失421582元及退回运费7741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冷藏商运公司辩称:我司与原告系委托代理关系,是原告将货物交给我公司委

    托铁路部门运输的,原告的货物损失与我公司无关,系铁路运输部门的责任,要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起诉。

    审判

    海口市某法院审理认为:

    2000年2月23日的运输蔬菜合同系原、被告双方在协商一致,意思表示真实的基础上订立的,且被告有"冷藏集装箱及多类集装箱的铁道营运、销售租赁服务"的经营范围,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原告已约定将所运的蔬菜及租箱费、车费、预冷藏费共计7741元交给被告的经办人李某。李某的经营活动应由被告承担民事责任。

    被告在承运原告托运的蔬菜的过程中,造成蔬菜腐烂,被告应对承运的蔬菜腐烂承担赔偿责任。

    2000年3月13日,由大庆市物价局价格管理科及大庆市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工商所开具的证明证实,油豆角的市价为每公斤10—12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的市场价格计算"之规定,原告3500公斤油豆角,被告应承担赔偿损失42000元。

    原告诉请要求被告赔偿损失42000元,应予支持。原告要求退还运费7741元没有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冷藏商运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2000元人民币。

    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析

    在日常的社会经济活动中,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行为屡见不鲜。本案是一起必发娱乐货物运输合同的纠纷。

    一、当事人之间的合同法律关系的发生,首先要求在当事人之间成立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本案中,被告认为双方只存在一种委托代理关系。"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被告有"冷藏集装箱及多类集装箱的铁道营运、销售租赁服务"的经营范围,原告也在合同订立后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双方形成的是一种运输合同关系。

    二、企业法人和其他民事主体一样,在其未履行民事义务时,必须承担相当的民事责任。企业法人的民事责任一般都是在经营过程中产生的,这种经营活动又是通过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进行的,因此,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从事的经营活动,企业法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三、运输作业是风险作业,同时在运输过程中损害的发生原因也是极其复杂的,法律在强调对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利益保护的同时,也必须对承运人的利益作适当的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应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承运人要免除赔偿责任的,就应当负举证责任。本案中作为承运方的冷藏商运公司,在承运蔬菜的过程中,没有尽到妥善保管的义务,致使蔬菜腐烂变质,在承运方不能证明有免责事由存在的情况下,应当赔偿托运方的损失。

    四、本案中必发娱乐货物赔偿额的计算,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的规定,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其目的在于使托运人或者收货人获得如货物安全及时到达并按合同交付时所获得的预期利益,有利于保护托运人或者收货人的利益。

    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二

    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案情:

    原告(反诉被告)诉称并辩称:2000年4月28日,我方与旅游公司签订了"租车协议书",约定我方租11辆汽车给对方。签约后,对方付了17.3万元,余款承诺5月5日前付清。我方同意对方在未付清余款的情况下执行协议。我方准时提供租用车辆。5月14日,我方到对方处索取余款,对方交给我方现金3.7万元及投诉信、医疗费收据,被我方拒绝。后对方以乘车途中因司机急刹车使一女乘客的手骨折及司机煽动客人为由拒付。我方已按合同约定完成全部义务。车辆在运行中乘客擅自走动导致扭伤,后果自负。对方以种种借口拒付是违约行为。请求判令对方支付所欠的租车款4.3万元及违约金1万元。

    被告(反诉原告)辩称并反诉称:按双方签订的"租车协议书"约定,对方必须准时提供租用车,确保行车安全,合同约定5月1日晚上12时到达海口,可是由于租用的6号车出故障,致使车队于次日凌晨5时才到达海口。而10号车在高速行驶而前方又无障碍的情况下紧急刹车,导致一名导游右臂骨折,另有7人也有不同程度的碰伤。在三亚市由于1号车驾驶员在索要回扣等无理要求没满足的情况下,煽动游客不按原定计划去购物点购物,并将旅游团带至不在计划之内的景点。致使我方的合作方三门峡神州旅行社拒付尚欠我方的23846元的团费。现我方要求对方双倍返还定金2万元,承担导游的医疗费920元,2262元的门票及23846元。

    事实:

    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旅游公司与汽运公司于2000年4月28日签订"租车协议书"一份,约定旅游公司向汽运公司租用11辆空调大巴车,每辆2.3万元;汽运公司保证车辆行驶安全。签订协议时,旅游公司先付1万元定金,余款于4月30日上午11时起交清,否则没收定金,取消租车协议;汽运公司于5月1日12时10分在广西北海火车站接站,于晚上12时前到达海口,租车时间至5月5日;汽运公司必须遵守协议,必须配合旅游公司的安排,不得迟到,不得无理取闹,如有违反,双杯返还定金。签约后,旅游公司于4月29日交1万元的定金和8万元租车费。因旅游公司

    未按时付清全部款项,故致函汽运公司称,因"五一"放假,所余之款于5月5日付清。汽运公司在从北海至海口的行程中,因一辆车发生故障,致使整个团队不能按约定的时间到达海口。另有一辆车在行驶中急刹车,致使一名导游郭某受伤。行程结束后,汽运公司于5月16日要求旅游公司付清余款,旅游公司只付3.7万元,同时交投诉信一份、医疗费单据给汽运公司,汽运公司表示拒绝。5月25日汽运公司再次要求旅游公司付清余款4.3万元未果的情况下,向本院起诉。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旅游公司认为不付余款给汽运公司是因其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有违约行为,造成三门峡旅行社拒付尚欠该公司团费23846元。

    判案:

    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租车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除协议中的"甲方在旅游购物点的停车费和购物回扣均归乙方所有"违反有关规定无效外,其余内容均合法。签约后,旅游公司致函汽运公司称5月5日付清余款,而汽运公司对此表示同意。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汽运公司未按约定时间抵达海口及造成游客损伤,属违约行为,旅游公司亦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即5月5日付清余款,其行为同样违约。因此,旅游公司亦无权要求双倍返还定金。所付之定金应折抵租车款。因汽运公司的违约造成旅游公司的损失大于约定的定金,故其要求汽运公司因违约行为,造成三门峡旅行社拒付团费23846元和医疗费920元,共计24766元的损失的请求,予以支持。旅游公司请求汽运公司赔偿不按要求所去景点而增加支出2262的费用,不予支持。

    解说:

    1、本案表面看起来是一起汽车租用合同纠纷,其实是一起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本案原告汽运公司与被告签订了一份"租车协议",约定被告租用原告的汽车按规定的路线运送客人,司机由原告所派,原告必须保证在指定的时间内将被告的乘客运送到指定的地点,因此,双方之间是一种旅客运输合同关系。

    2、本案双方签订合同以后,该运输合同是否成立了呢?从我国有关运输合同的法律、法规来看,一般都规定运输合同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即告成立,运输行业一般也认为运输合同经协商一致即告成立,并不要求支付运费或购买客票为条件,因此,从有利于保证运输和行业的正常秩序,保护合同双方的长远利益出发,一般都将运输合同视为诺成性合同。合同当然成立。

    篇五:客运公司与旅客交通事故纠纷案例分析

    客运公司与旅客交通事故纠纷案例分析

    案情介绍

    2006年3月16日13时20分,北方远征客运有限公司经营的一辆长途客车在高速公路行驶途中,一名男性乘客张某来到司机身边要求停车,说要下车“方便”。司机告诉该男子,高速公路不准停车,车上有厕所,厕所里有坐便器。如果要停也得等到前面的休息场所,要不了一刻钟就会到那儿。该男子听后就回到座位上。客车继续沿着高速公路向前行驶。大约过了3到5分钟,该男子突然从后面的座位上起来,与司机抢夺方向盘,大客车随即失去控制,翻入几米的深沟中,车上3名乘客当场死亡,40多名乘客受伤。

    事后,公安部门认定:本次交通事故属意外事故,张某是此次事故的责任人。但是经精神病司法鉴定委员会对张某进行鉴定,结论为:张某为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动机是病理性的,对此丧失辨认能力。车上乘客中,有一名叫李玲的女乘客当场死亡。

    本案死者李玲的丈夫赵明,儿子赵阳,母亲韩彩芹,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02条为根据,将北方远征客运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是,李玲购买车票乘坐北方远征客运有限公司客车,与客运公司形成客运合同关系,根据合同法第302条规定,客运公司有义务将乘客安全运送至目的地。现客运公司没有将乘客安全运至目的地,属于违法合同约定的违约行为,因此根据该法客运公司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

    北方远征客运有限公司辨称,李玲的死亡非客运公司所为,是乘客张某的行为所致,原告应向责任人张某主张权利;而且本案经公安部门认定是意外事件,因此李玲的死亡与客运公司没有因果关系,客运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另外,我国《道路运输条例》21条规定,运输过程中旅客伤亡,当事人对赔偿数额有约定的,依照约定,没有约定的,参照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和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办理,本案只应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万元。 案件焦点

    1、受害人亲属是否有权依据合同法规定要求客运公司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2、本案如果赔偿是否有限额赔偿问题;

    3、客运公司履行赔偿责任后对第三人是否有权追偿。 分析与结论

    本案是一起交通事故,但是该交通事故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其特殊性主要体现在:①受害人是乘客,与交通运输者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②交通事故的发生原因是由于一个精神病人抢夺司机的方向盘,最终酿成事故。其争议焦点是:由于该交通事故的发生不是客运公司的过错造成的,而是由于一个精神病乘客的原因造成的,客运公司是否能够免责呢?针对该案,分析如下:

    1. 受害人亲属是否有权依据合同法规定要求客运公司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首先,本案中与客运公司之间存在交通运输合同的主体是受害人李玲,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交通运输合同对客

    运公司和李玲之间具有约束力。但是,李玲在车祸中已经身亡。不过,李玲的近亲属能够代替李玲进行索赔,以获得权利救济。李玲的亲属在本案中主体适格。《最高人民法院必发娱乐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

    其次,本案中涉及的法律责任既是违约责任,也是侵权责任,权利人可以自主选择以何种方式进行索赔。《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可见,李玲的近亲属有权选择侵权之诉提起索赔。

    最后,《合同法》第302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从该条文的内容来看,承运人需要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赔偿责任,这一责任在性质上属于无过错责任,即承运人不需要对旅客的伤亡具有过错责任,或者说,不管有没有过错,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旅客发生了伤亡的后果,承运人都需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是,该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也有一定的免责事由,从《合同法》第302条的规定来看,主要有如下几项:①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

    ②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在本案中,旅客李玲伤亡后果的发生,既不是旅客李玲自身的健康原因造成的,也不是李玲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从目的解释的角度出发,可以认为《合同法》第302条但书中所谓的“旅客”是指遭受人身伤害的旅客本人。因此,从《合同法》第302条的规定来看,该条文支持李玲家属的赔偿请求。

    2.本案如果赔偿是否有限额赔偿问题。

    本案中,客运公司认为,本案经公安部门认定是意外事件,因此李玲的死亡与客运公司没有因果关系,客运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另外,我国《道路运输条例》21条规定,运输过程中旅客伤亡,当事人对赔偿数额有约定的,依照约定,没有约定的,参照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和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办理,本案只应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万元。可见,客运公司认为按照《道路运输条例》的规定,赔偿限额是4万元。这里所说的“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和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包括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和国家有关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如1993年11月20日国务院批准,1993年12月17日交通部令第6号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规定》,1994年8月13日国务院批准(国函[1994]81号),1994年8月30日铁路部以铁运[1994]81号文件发布的《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规定》。这两个行政法规分别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对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铁路旅客运输中旅客人身伤亡、行李毁损灭失的

    赔偿限额作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规定》规定,承运人在每次海上旅客运输中的赔偿责任限额,按照下列规定执行:①旅客人身伤亡的,每名旅客不超过40000元人民币;②旅客自带行李灭失或者损坏的,每名旅客不超过800元人民币;③旅客车辆包括该车辆所载行李灭失或者损坏的,每一车辆不超过3200元人民币;④本款第(二)项、第(三)项以外的旅客其他行李灭失或者损坏的,每千克不超过20元人民币。还规定,海上旅客运输的旅客人身伤亡赔偿责任限额,按照4万元人民币乘以船舶证书规定的载客定额计算赔偿限额,但是最高不超过2100万元人民币。《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规定》规定,铁路运输企业依照本规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对每名旅客人身伤亡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40000元,自带行李损失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800元。还规定,铁路运输企业依照本规定给付赔偿金,不影响旅客按照国家有关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规定获取保险金,旅客身体部分伤害的赔付标准暂比照《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办理。

    《道路运输条例》于2004年7月1日生效,该案发生在2006年,能够适用《道路运输条例》的规定。尽管限额赔偿对于乘客权益保护来说是相当不利的,但是在行政法规已经有所规定的情况下,只能如此适用法律。当然,《道路运输条例》所规定的限额赔偿,是否违反了上位法的规定(如《民法通则》、《合同法》、包括现在的《侵权责任法》),还有待探讨。毕竟,《民法通则》、《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等属于法律,而《道路运输条例》属于行政法规,《民

    篇六:原告王红云与被告中林公司及保险公司客运合同纠纷一案

    原告王红云与被告中林公司及保险公司客运合同纠

    纷一案

    文号: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

    (2009)宛龙靳民初字第184号

    原告王红云,女,生于1979年,汉族,住河南省西峡县西坪镇西坪村五组。

    委托代理人彭峰,男,生于1960年,汉族,住南阳市新华西路158号,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王顺西,男,生于1959年,汉族,住南阳市八一路242号,代理以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河南中州集团南阳中林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林公司)。 委托代理人董忠煜,河南德高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 法定代表人满占庆,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振良,河南鼎新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原告王红云与被告中林公司及保险公司客运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7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红云的委托代理人彭峰、王顺西和被告中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董忠煜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振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红云诉称:原告于2008年9月15日乘座被告中林公司所有的车牌号为豫R12881号客车,自新疆阿克苏返回河南。2008年9月16日10时55分,该客车与案外人李兴光驾驶的苏CM6732号重型自卸货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被送入新疆哈密市人民医院救治。并于2008年11月15日出院。原告的伤情经有关部门鉴定为八级伤残,我与被告中林公司系客运合同关系,被告未尽安全义务致使原告身体受到损害,现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各项费用共计127184元,被告保险公司是该营运车辆的保险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中林公司辩称:发生本次事故,我们也是受害方,因发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在对方车辆。这一点已经有关机关交通事故责任书认定,另外,在出现事故的责任段内,我们向本案第二被告交纳了乘客座位险,故原告应直接向保险公司主张权利。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本案系客运合同纠纷,不属通路交通事故责任赔偿,被保险人与我们是商业保险合同关系,不属于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因此保险公司不能对受害人进行赔付,不能将保险公司列为本案被告。即使我们有赔付义务。根据保险合同条款,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精神抚慰金,诉讼费等相关费用。且合同中所规定的免赔项目也不承担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中林公司是一包括长途客运业务在内的运输公司。2008年9月16日,该公司的豫R12881号宇通客车执行新疆阿克苏至南阳的客运任务途中,在国道312线新疆哈密段3747KM+500米处,与司机李兴光驾驶的苏CM6732号货车相撞,造成包括作为乘客的原告王红云在内的多人受伤交通事故。后经新疆哈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豫R12881号大客车驾驶人及车上乘座人员无责任,苏CM6732号车辆驾驶人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该事故发生后,原告王云红被送入新疆哈密市人民医院救治,共住院60天,经诊断为:1、右锁骨远端骨折;2、右股、右小腿皮肤挫裂伤;3、全身多处皮肤及软组织挫伤;4、右2、3、4胁骨骨折。原告在该院住院期间的医药费用已有当地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承担。原告受伤后,其家人租车到事发地去处理该事故,花租车费7000元。

    豫R12881号大客车,车辆行车证登记的车主为中林公司,2007年10月2日,中林公司在保险公司为该车办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约定保险期间为2007年11月6日零时至2008年11月5日24时止,投保座位44座,每人责任险30万元。保险条款第三条规定,在保险期间内旅客在乘座被保险人提供的客运车辆的途中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第四条约定,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被提起仲裁或诉讼的,对应由被保险人支付的费用,保险人负责赔偿。

    2009年5月16日,原告王红云经南阳溯源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其伤残等级为八级伤残。原告王红云与其丈夫于2002年3月6日生一男孩叫陈浩镇。

    现原告诉请要求被告赔偿伤残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127184元。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双方举证并经质证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均可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王红云于2008年9月16日购买了被告中林公司的车票乘坐其车辆后,即与被告中林公司建立了客运合同关系。被告应当按规定将原告安全地运送到目的地。在实际运输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原告身体受到伤害。虽然出现该事故中林公司没有责任,但相对于原告来讲,中林公司并未完全履行运输合同中的义务,因此,对原告的伤害后果中林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中林公司为原告乘坐的车辆办理了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因此中林公司在保险公司理赔的范围外的责任应予负担;必发娱乐保险公司的理赔问题,被告中林公司所办理的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按照道路运输条例应属强制保险的范围,且按照保险公司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第三条和第四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对原告的损失除精神抚

    慰金外的其它费用进行赔偿。被告保险公司辩称的不应直接对原告进行赔偿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受伤后的具体赔偿数额:1、原告本人系城镇居民其伤残赔偿金应为79386元(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231元×20年×伤残8级30%);2、必发娱乐误工费,原告未提供自己具体工作及收入情况,结合上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及住院天数,应为4079.4元(2008年全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24816元÷365天×60天);3、必发娱乐护理费用,原告未提供其住院期间由何人护理及工作收入情况,但请求护理费按一人每天50元计算60天,共计3000元。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动报酬标准,该请求较合理,本院应予支持;4、原告请求住院期间的营养费600元(60天×10元)、该请求理由正当,本院应予支持;5、原告请求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60天×30元),该请求合理,本院也应予以支持;6、原告受伤住院,其家人租车去处理事故,花租车费7000元原告请求支付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7、原告之子陈浩镇已六周岁,结合其夫妻二人抚养及原告伤残等级,原告请求的被抚养人生活费23815.80(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231元×12年×伤残8级30%÷2人)较为合理,本院也予以支持;8、原告受伤致残,给其身心造成一定伤害,因此酌定给予精神抚慰,以2000元为宜;9、原告为伤残鉴定所支付的鉴定费650元系合理开支,被告也应予以支付。以上有给付内容的除精神抚慰金2000元外,共计120331.2元。该数额不超过被告保险公司承保的责任限额。故保险公司应赔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必发娱乐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必发娱乐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支付原告王红云120331.2元;

    二、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河南中州集团南阳中林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支付原告王红云精神抚慰金2000元。

    上述一、二项赔偿若逾期履行,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借款利率双倍支付迟延履行金。 诉讼费2844元,由被告河南中州集团南阳中林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被告保险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李 青

    审判员 孙 伟

    审判员 郭宗仁

    二00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书记员 王 森

    篇七:公路运输合同纠纷代理词

    篇一: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代理词

    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受本案原告×××的委托及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诉北京×××客运有限责任公司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必发娱乐本案的案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90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第302条:“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第122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发?2008?11号):“在请求权竞合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当事人自主选择行使的请求权,根据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相应的案由。” 本案原告刷卡乘坐被告运营的×××路公交车时,与被告形成客运合同关系,被告有义务将原告安全送达约定地点。在乘运路途中,该车辆发生两次强烈的颠簸,造成原告重伤(腰1爆裂骨折并神经元损伤),损失巨大,原告有权选择违约之诉向法院起诉。

    二、必发娱乐本案被告的诉讼主体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 《民诉意见》40条,“其它组织是指: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包括:(5)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

    本案乘运合同约定的承运车辆是京×××,该车辆由北京×××客运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管理。故,北京×××客运有限责任公司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三、必发娱乐本案的“责任”认定问题。

    本案被告很有可能以自己“无事故责任”来进行抗辩,但事故责任属侵权责任,本案原告所明确追究的是违约责任。

    对侵权责任,法律上主要实行过错责任原则,即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当事人有过错才承担法律责任。对违约责任,法律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又称严格责任,即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不以过错作为认定当事人承担责任的条件,即便当事人没有过错,只要法定条件具备时,也要承担责任,这在《合同法》第107条的规定中就很明确。该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这是合同法有关违约的一般性规定,其中并未将过错列入违约的构成要件中。《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第290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第302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已经知道,客运合同违约行为的归责,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本案承运人未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且无合同法第302条规定的免责情形,其依法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应属责无旁贷。

    四、原告应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

    1、从合同法角度讲

    因为客运合同属于消费合同,根据《合同法》第123条,“其他法律对合同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并不与《合同法》相冲突。

    2、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角度讲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第3条规定,“经营者为消费者提供其生产、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遵守本法;”

    另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国家基于消费者的弱者地位而给予其特别保护,其立法遵旨主要是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是消费者权利的基本法,消费者权益保护的特别法。对消费者特别保护原则还体现在,在法律适用上,同一纠纷有多种法律可适用时,应当优先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即消费者权利优于其他普通民事权利,消费合同优于普通民事合同)。

    综上所述,原告作为乘车的消费者,作为提供承运服务的被告有对乘客(原告)的安全义务,对于被告在提供承运服务过程中给原告造成的人身损害,应受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五、被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7条,“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安全的要求。”第11条,“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到人身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

    第38条,“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安全的要求。”第41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具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 可知,当被告(经营者)侵害了原告(消费者)合法权益,造成原告(消费者)人身损害,被告(经营者)应当支付原告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交通费、住宿费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 代理人:张树贵律师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篇二:公路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公路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本案被告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经认真研究本案相关事实,证据及有关法规,我们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三:保险合同是否有效?货损原因?是否属保险责任范围?原告在保险合同中并无可保利益,因此保险合同无效。此外,货损一不属自然灾害,二非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意外事故所致,充分的证据表明系因承运人的过失或托运人过错导致。亦即:因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所致。依相关保单,保险条款及法规,不属保险责任范围,属于保险除外责任。依法保险人不负保险赔偿责任。兹提出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为便于合议庭客观公正审理案件,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年月日原告与中国第一冶金建设公司订立“汽车运输协议”约定:在运输途中设备如有损坏,由承运人全权负责;接受货方委托,代办货物保险(原告证据);

    ××年月日原告向被告投保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综合险,保险标的为:“吊车吨”。被保险人为原告(原告证据)。月日原告将中国第一冶金建设公司的型履带吊车运送至济南钢厂。 月日货运抵目的地后,经货,运双方派员查看,发现吊车臂杆磨损,并签发一份“货物运输签收单”。(原告举证附件三会签纪录第行提及此签收单)确认因运输绑扎等原因货物有以下部件磨损(被告证据)。月日,货主,承运人,日本供方及进口商四方经现场勘验,确认有处磨损。其中副臂头杆和臂杆主弦管严重磨损报废。另七根腹杆严重磨损需修复。其余部分需油柒修补。同时确认:在运输中出现磨损(原告证据)。

    ××年月托运人收到原告赔偿款人民币,元(原告证据)。

    一本案保险合同因原告对保险标的无保险利益而无效。

    本案投保人是承运人,承运人对运输中的货物并不具有法律上承认的保险利益,不能投保货运险;货运险性质上属财产保险,其保险标的为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或灭失引起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承运人对该运输中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并无法律上承认的利益。但承运人对

    其承运的货物负有保管,照料之责,对由于货损造成的损失对货方负有赔偿之责,而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保险法第条)。因而可以投保货运责任险。

    原告作为承运人本应投保货运责任险,却向保险人投保一般货运险,并以自已作为被保险人。其事先明知只能代货主投保。在其与货主订立的汽车运输协议第条约定接受货方委托,代办货物保险。且事先已向货主收取了保险费元。由于承运人对运输中的货物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不具有保险利益,因此原告对本案保险标的不具有法律上承认的利益,依保险法第条相关规定,本案保险合同无效。

    保险法第条规定: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投保人对保险标的不具有保险利益的,保险合同无效。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

    就货运险而言,货主(买卖双方)作为货物所有权人,当然对货物的财产及与财产权有关的其他权益具有保险利益。而承运人仅对货运中对第三者的责任具有保险利益,对货物本身的财产权并不具有保险利益。因此承运人对货运险不具有保险利益而本案保险合同属货运险而非货运责任险。因此。保险合同依法无效。

    假设承运人是为货主代办保险,那么被保险人是货主而非承运人,承运人仍无权依据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赔偿。只能由货主自已依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保险理赔。由于货损原因是承运人的过失所致,而运输合同约定:在运输途中,设备如有损坏,由承运人全权负责(原告证据)。此外,相关的法规亦明确规定,虽然货主可依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赔偿,但保险人理赔后可依法向承运人行使代位追偿权。承运人最终仍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而若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经取得的赔偿金额(保险法第条)。因此,无论原告是否为货主代办保险,也无论保险合同是否有效,承运人均不能通过货运险保障自已的风险责任。承运人应当代办保险,同时自已应向保险人投保货运责任险,才能为自已依法依约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提供相应的保险保障。二本案货损原因是因为承运人绑扎不当及因为包装不当。

    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两者均系保险除外责任,保险人依法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此节事实有下述相关证据证实。()××年月日承运人与货主签定的:货物运输签收单确认:因绑扎等原因(被告证据);()月日之会签纪录承认会签了:货物运输签收单。确认:发现吊车臂杆在运输中出现磨损;发现吊车全车臂杆中有节臂杆共存在处运输过程中造成的磨损(原告证据);()月日货主致函原告称:因你公司之故,造成运输货物破损。(原告证据);()××年月日原告致函被告承认:在运输过程中造成货物损坏。(原告证据);()××年月日原告致进口商函承认:发现履带式起重机臂杆在运输过程中出现了多处磨损。(原告证据);上述五方面的证据相互印证证实,运输过程中发生了货损,货损发生于运输期间;货损的原因是因为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该货损原因不是保单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而是属于保险除外责任。绑扎不当显然属承运人责任。查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条:承运人责任:货物要捆扎牢固,苫盖严密。汽车货物运输规则第五十九条搬运装卸作业完成后,货物需绑扎苫盖篷布的,搬运装卸人员必须将篷布苫盖严密并绑扎牢固;而保单约定的保险条款第四条规定:被保险人的过失所致货损属保险除外责任。本案原告既是承运人又是被保险人。

    包装不当则属于托运人责任。合同法第条和第条明确规定:托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方式包装货物。应当按照通用的方式包装应当采取足以保护标的物的包装方式。对此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条及汽车运输规则第条亦有相似规定。而包装不当属于保险条款第条款明确列明的保险除外责任。三本案货损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保单约定的保险条款为:年国内水路,陆(铁)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规定:承保因受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所造成的损失。质言之,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前提条件有二:一是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二是因该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并非任何损失均属保

    险责任范围。

    本案保险条款之综合险与国际货运险中的一切险不同,后者被保险人仅需证明货物因外来原因导致损坏即可,前者举证责任属索赔方,亦即,原告首先负有证明货损原因是因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所致之举证责任。仅证明货物受损并不足够。迄今原告并未举出任何证据证明货损系由于列明风险所致。反之,有充分的证据证实货损系由于承运人的原因,亦即因绑扎不当所致。

    该保险之基本险中包括列明的五种情形,并不包括本案之在运输过程中受损的情况。只有当货损是由于此种列明风险之一所致时,保险人才应依约承担保险责任;而综合险列明的四种情形亦不在其列。同理只有在货损是由于此种列明的四种情况之一者,保险人才应承担保险责任。反之,除外条款明确规定:由于包装不善,由于被保险人的过失所致的货损,属保险除外责任。

    本案货损不是因自然灾害所致,此点属不争之论。货损也非属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意外事故所致。反之,充分的证据证实货损的原因是由于承运人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而包装不当及绑扎不当无论是托运人过错还是承运人过失均是保单条款明确约定的保险除外责任。而除外责任除非另有相反约定,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

    综上所述: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因原告对保险标的不具有法律上承认的保险利益而无效。即便原告是代托运人办理保险,因货损原因是由于承运人的过失及包装不当所致,既不是基本险也非综合险承保范围,且属保险除外责任,当然不属保险责任范围。托运人已经从货损责任人处取得赔偿,依法保险人不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敬请合议庭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xxx律师

    ××年月日篇三:公路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公路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案号(2004) 浦民二(商)初字第660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本案被告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经认真研究本案相关事实,证据及有关法规,我们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三: 1

    保险合同是否有效?2 货损原因?3 是否属保险责任范围? 原告在保险合同中并无可保利益,因此保险合同无效。 此外,货损一不属自然灾害,二非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意外事故所致,充分的证据表明系因承运人的过失或托运人过错导致。亦即:因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所致。依相关保单,保险条款及法规,不属保险责任范围,属于保险除外责任。依法保险人不负保险赔偿责任。兹提出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为便于合议庭客观公正审理案件,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2002年10月30日原告与中国第一冶金建设公司订立 “汽车运输协议”约定:在运输途中设备如有损坏,由承运人全权负责;接受货方委托,代办货物保险(原告证据2); 2002年11月1日原告向被告投保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综合险,保险标的为: “吊车200吨”。被保险人为原告(原告证据1)。11月2日原告将中国第一冶金建设公司的7200型履带吊车运送至济南钢厂。 11月3日货运抵目的地后, 经货,运双方派员查看,发现吊车臂杆磨损,并签发一份 “货物运输签收单”。(原告举证附件三会签纪录第6行提及此签收单)确认因运输绑扎等原因货物有以下部件磨损(被告证据1)。 11月7日,货主,承运人,日本供方及进口商四方经现场勘验,确认有21处磨损。其中副臂头杆和臂杆主弦管严重磨损报废。另七根腹杆严重磨损需修复。其余部分需油柒修补。同时确认:在运输中出现磨损(原告证据3)。 2003年6月托运人收到原告赔偿款人民币130,722元(原告证据8)。 一 本案保险合同因原告对保险标的无保险利益而无效。 本案投保人是承运人,承运人对运输中的货物并不具有法律上承认的保险利益,不能投保货运险;货运险性质上属财产保险,其保险标的为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或灭失引起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承运

    人对该运输中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并无法律上承认的利益。但承运人对其承运的货物负有保管,照料之责,对由于货损造成的损失对货方负有赔偿之责,而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保险法第50条)。 因而可以投保货运责任险。 原告作为承运人本应投保货运责任险,却向保险人投保一般货运险,并以自已作为被保险人。其事先明知只能代货主投保。在其与货主订立的汽车运输协议第8条约定接受货方委托,代办货物保险。且事先已向货主收取了保险费24000元。由于承运人对运输中的货物的财产及其相关利益不具有保险利益,因此原告对本案保险标的不具有法律上承认的利益,依保险法第12条相关规定,本案保险合同无效。 <保险法>第12条规定: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投保人对保险标的不具有保险利益的,保险合同无效。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 就货运险而言,货主(买卖双方)作为货物所有权人,当然对货物的财产及与财产权有关的其他权益具有保险利益。而承运人仅对货运中对第三者的责任具有保险利益,对货物本身的财产权并不具有保险利益。因此承运人对货运险不具有保险利益而本案保险合同属货运险而非货运责任险。因此。保险合同依法无效。 假设承运人是为货主代办保险,那么被保险人是货主而非承运人,承运人仍无权依据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赔偿。只能由货主自已依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保险理赔。由于货损原因是承运人的过失所致,而运输合同约定:在运输途中,设备如有损坏,由承运人全权负责(原告证据2)。此外,相关的法规亦明确规定,虽然货主可依保险合同向保险人主张赔偿,但保险人理赔后可依法向承运人行使代位追偿权。承运人最终仍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而若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经取得的赔偿金额(<保险法>第45条)。因此,无论原告是否为货主代办保险,也无论保险合同是否有效,承运人均不能通过货运险保障自已的风险责任。承运人应当代办保险,同时自已应向保险人投保货运责任险, 才能为自已依法依约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提供相应的保险保障。 二 本案货损原因是因为承运人绑扎不当及因为包装不当。 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两者均系保险除外责任,保险人依法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此节事实有下述相关证据证实。(1)2002年11月3日承运人与货主签定的:货物运输签收单确认:因绑扎等原因(被告证据1); (2) 11月7日之会签纪录承认会签了:货物运输签收单。确认:发现7200吊车臂杆在运输中出现磨损;发现7200吊车全车臂杆中有13节臂杆共存在21处运输过程中造成的磨损(原告证据3); (3) 12月30日货主致函原告称:因你公司之故,造成运输货物破损。(原告证据5); (4) 2003年11月12日原告致函被告承认:在运输过程中造成货物损坏。(原告证据6); (5) 2004年2月4日原告致进口商函承认:发现7200履带式起重机臂杆在运输过程中出现了多处磨损。(原告证据8);上述五方面的证据相互印证证实,运输过程中发生了货损,货损发生于运输期间;货损的原因是因为绑扎不当及包装不当。该货损原因不是保单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而是属于保险除外责任。 绑扎不当显然属承运人责任。查 <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11条:承运人责任:货物要捆扎牢固,苫盖严密。<汽车货物运输规则>第五十九条 搬运装卸作业完成后,货物需绑扎苫盖篷布的,搬运装卸人员必须将篷布苫盖严密并绑扎牢固;而保单约定的保险条款第四条规定:被保险人的过失所致货损属保险除外责任。本案原告既是承运人又是被保险人。 包装不当则属于托运人责任。<合同法>第156条和第306条明确规定: 托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方式包装货物。 应当按照通用的方式包装应当采取足以保护标的物的包装方式。对此<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11条及<汽车运输规则>第35条亦有相似规定。而包装不当属于保险条款第4条3款明确列明的保险除外责任。 三 本案货损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保单约定的保险条款为:1994年<国内水路,陆(铁)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规定:承保因受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所造成的损失。质言之,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前提条件有二:一是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二是因该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

    篇八:涉及客运承运人责任险经典民事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合肥市庐阳区寿春路152号。

    负责人:朱友刚,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因原审原告XXX等人诉上诉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XXXX)瑶民一初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下称“原审判决”),现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一、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即上诉人不承担支付被上诉人死亡赔偿金300000元;

    二、本案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上诉人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

    原审审理过程中,原审法院发给上诉人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均系交通事故机动车责任纠纷,后第二次开庭审理中,被上诉人XXX等人当庭变更,案由变更为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人与被上诉人XXX之间是商业保险合同关系,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及保险条款对于相应的适用条件、免责事由及其他情形做了相关约定,而死者XXX与被上诉人XXX系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两者是不同的合同法律关系,合同具有相对性,上诉人没有诉讼主体资格。被上诉人XXX等人可以基于相应的法律关系向被上诉

    人XXX主张权利,其无权直接向上诉人主张权利。

    二、本次事故不是保险事故,本次事故不是发生在客运经营过程中。

    客运承运人责任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规定的强制性保险,只有经营性旅客运输车辆才可以投保该险种。立法的目的在于保护社会公众的利益。因此,对于非经营性运输(包括为自己运输、借车辆给他人使用等)既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调整范围,当然也不属于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保险范围。

    本案中,涉案车辆皖XXX号大型客车没有主管部门颁发的从事道路客运的运输证,其所有者被上诉人XXX也不具备从事客运的资格,交通主管部门也未颁发相应的许可证,其所从事的当然不是经营性旅客运输,根据国务院的行政法规的规定,当然不属于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保险范围;另外,根据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总则第二条规定,经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批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包括港澳台地区)合法从事道路客运服务的承运人,均可作为本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该条并不属于免责条款的范畴,其仅仅是概念性条款,与行政法规是相对应的。对于本案中发生的事故所产生的损失,当然不属于上诉人的赔偿范围。

    三、客运承运人责任险针对的对象是合法乘车的旅客,经营性旅客运输中对旅客的身份有特定的限制,只有经营性旅客运输中依法购买车票乘车的人才是法律上的旅客。本案中乘车人XXX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旅客,因此本次事故不是保险事故。

    四、上诉人已经依法履行明确说明义务。

    本案中,上诉人要强调,涉案车辆几经转手,保险责任期间,上

    诉人仅仅收取一份保险费用,初始被保险人具备从事客运的资质,且被保险人不是民法上的普通人,而是作为运输行业的专业公司,对道路旅客运输经营的法律法规应当十分熟悉。而投保客运承运人责任险是取得道路旅客运输许可的前提条件。《道路运输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客运经营者、危险货物经营者应当分别为旅客或者危险货物投保承运人责任险。”而客运承运人责任险合同条款又是经保监会审核,全国保险公司通用的条款,作为强制保险的条款,其法律性质与法律规范几乎没有区别,因此即使保险人没有说明,被上诉人XXX也不能以此为借口推脱说自己因没有说明而不知道。这正像当事人不能宣称自己不懂法律而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一样,是很荒唐的。

    五、即使本次事故属于保险事故,根据法律和合同,保险公司依然不承担赔偿责任。

    1、保险条款明确约定,投保人、被保险人及其雇员、代理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行为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本案中,程向东作为驾驶人,负事故全部责任,具有重大过失,属于保险合同责任免除范围,上诉人不应承担责任。

    2、根据《道路运输条例》,从事旅客运输的营运车辆只能按照规定的班次、时间、路线运输。本案中,投保人、被保险人未尽到如实告知义务,扩大了经营风险,属于保险合同责任免除范围。

    3、涉案车辆皖XXX号大型客车发生事故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上诉人依法不承担保险责任。

    综上,一审法院未查清商业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合同条款约定,适用法律不当,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利,为此,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在查清事实后予

    以改判。

    此致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分公司

    2011年12月日

    篇九:常洛民与范新兰及中牟金象城乡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常洛民与范新兰及中牟金象城乡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公路

    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当事人:法官:文号: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常洛民,女,1964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中牟

    县城关镇镇府后巷8号院1号楼25号。

    委托代理人刘红卫,河南赵庆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喜林,男,1963年10月12日出生,汉族,住中牟县城关镇解放南路16号院1排4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范新兰,女,1953年6月20日出生,汉族,住中牟县刁家乡前陈村30号。

    委托代理人石真伟,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牟金象城乡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住所地中牟县青年路东段南侧。

    法定代表人李振中,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征Ny,男,1978年1月14日出生,汉族,中牟县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住所地郑州市农业路72号。 负责人马戈,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帅、李强,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常洛民与被上诉人范新兰及原审被告中牟金象城乡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象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郑州市中牟县人民法院(2009)牟民初字第14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常洛民及其委托代理人刘红卫、张喜林,被上诉人范新兰的委托代理人石真伟,原审被告金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征Ny,原审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帅、李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5月3日中午13点左右,范新兰在中牟县汽车站购买去郑州的车票1张,将车票交给了豫A61126号客车的售票员后;范新兰误以为行李箱在车后,去车后部放行李,按车盖时被弹起的车后盖打倒致伤,范新兰起来后,坐上该车到郑州;当晚,范新兰到黄河中心医院住院治疗,2009年5月13日出院,支出住院费16001.13元,门诊费129.6元;出院证上的注意事项为,范新兰腰部制动,卧床休息3个月,陪护1人。后范新兰向中牟县公安局报警称与豫A61126号大客车发生交通事故,中牟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事故中队调查后于2009年5月8日作出第200900001号告知书,告知范新兰其与豫A61126号大客车发生的事故不属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管辖。经范新兰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河南正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范新兰的损伤构成几级伤残、是否需要继续治疗以及继续治疗费有多少进行鉴定。2009年8月19日,河南正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豫正诚司鉴所[2009]临鉴字第4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范新兰的损伤目前可评为八级伤残;范新兰的Tll-12椎体压缩性骨折水泥填充术后,目前脊柱(胸段)活动严重受限,需康复治疗,继续治疗费约为人民币2250元;范新兰为此支出鉴定费1580元。

    另查明:金象公司系豫A61126号客车的登记车主,常洛民为豫A61126号客车的实际车主,该车在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范新兰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事发时精神状态良好。

    原审法院认为: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本案中,范新兰在中牟县汽车站购买了车票,并将车票交给了豫A61126号客车的售票员,已与常洛民形成了运输合同关系,常洛民作为豫A61126号客车的实际车主及营运人,有义务将范新兰平安送往目的地;但在运输过程中,范新兰被客车的后盖打倒,造成范新兰受伤住院,常洛民应对范新兰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范新兰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不

    知行李箱的位置,应向售票员或司机询问行李箱的位置或请

    求他们帮忙,但范新兰自已到车后,误把客车后盖当作行李箱打开,导致其被车后盖打倒受伤,对该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应当适当减轻常洛民的责任;故综合本案,原审法院依法酌定常洛民承担事故责任的70%,范新兰承担事故责任的30%较为合适。范新兰所遭受的损失有:医疗费16130.73元、误工费3210元(从2009年5月3日住院到定残前一日,107天,共计107天×30元)、护理费2000元(住院10天,出院后三个月,共计100天,100天×20元×1人)、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10天×l0元)、营养费100元(10天×10元)、残疾赔偿金26724元(4454元/年×20年×30%)、鉴定费1580元、后续治疗费2250元、交通费249元,以上共计52343.73元;常洛民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为36640.6元(52483.73元×70%),范新兰要求过高的部分,原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金象公司作为豫A61126号客车的挂靠单位,没有尽到相应的管理责任,应对范新兰的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系合同纠纷而非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保险公司不是合同的相对人,而且本案也不是交通事故,故范新兰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理由不当,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如果行为人的行为既是侵权行为又违反了合同的约定,权利人可以选择主张侵权责任

    或是违约责任,本案范新兰选择违约之诉,又要求常洛民支付精神抚慰金,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误工费是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本案中的受害人是范新兰,不是秦艳超,范新兰除主张自己的误工费外,又以秦艳超为处理该事故误工为由,主张秦艳超的误工费,没有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范新兰仅提供了郑州天彩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出具的王会枝作为护理人员的误工损失证明,而没有提供王会枝和郑州天彩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以及王会枝在事故发生前三个月的工资发放清单,该证明没有其他证据与之相互印证,故不能据此认定护理人员的误工损失为14600元,对范新兰要求按照该证明计算护理费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范新兰系农村居民,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范新兰要求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没有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常洛民称根据其与中牟县汽车站签订的客车进站经营协议书,应由中牟县汽车站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分析认为,合同具有相对性,范新兰合法购买车票,把车票交给豫A61126号客车的售票员,就已经和常洛民形成运输合同关系,常洛民和中牟县汽车站的约定不能对抗合同之外的第三人,常洛民的抗辩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必发娱乐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三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三百零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常洛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范新兰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后续治疗费、交通费等共计人民币三万六千六百四十元六角;金象公司对该项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二、驳回范新兰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范新兰负担2 100元,常洛民负担900元。 常洛民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没有形成运输合同关系;2、被上诉人受伤不是上诉人造成的,被上诉人至今也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3、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继续治疗费2250元是错误的;4、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形成运输合同关系,但却判决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有违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范新兰答辩称:1、答辩人在中牟县汽车站购买了车票,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形成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后续治疗费应当得到赔偿。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常洛民系豫A61126号客车的实际车主及营运人,范新兰在中牟县汽车站购票,乘坐豫A61126号客车,即与常洛民形成了运输合同关系,常洛民作为该客车的实际车主及营运人,有义务将范新兰平安送往目的地,但在运输过程中,范新兰被客车的后盖打倒,造成范新兰受伤住院,常洛民应对范新兰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依法酌定常洛民承担事故责任的70%,范新兰承担事故责任的30%适当,本院予以支持。常洛民上诉称双方没有形成运输合同关系及不应当赔偿范新兰继续治疗费2250元的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

    信。常洛民对范新兰赔偿后,可根据其向保险公司投保险种,再向保险公司理赔。本案未判决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适当。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常洛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红 审 判 员 张 鹏 审 判 员 杨成国 二0一0年九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强 龙

      本文二维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